宛在

《霜花店 HE》洪麟番外之平行世界的洪王幸福生活~

在b站投稿了一个剪辑,昨夜通宵的成果www
下面的文字是剪辑的字幕内容~
总之是一份高甜巨齁的美味狗粮,
入坑晚了只能自己产粮啦哈哈哈!
链接传送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105503/

第一次和王正式见面的时候
他问我们:何谓天下之至忠?
我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愿为陛下牺牲生命,在所不惜。
陛下听后,神情突变,我垂下眼帘,并未注意。

那年他十六岁,我,九岁。
我觉得,殿下是个很温柔的人。

机缘巧合,殿下开始在深夜教我习武,一招一式一棍一棒,亲力亲为。
除此之外,殿下还经常让我去他的寝殿,他亲自教我弹琴。
小时候,我过的很充实也很开心。

成年后,和殿下一起生活对我而言已经习以为常。
殿下虽然是一国之君,但偶尔也会闹些小脾气,
心烦不肯吃饭啊,生病不肯喝药啊……
不过,只要有我在,总是有办法劝殿下的。
我知道,他虽然嘴上拒绝着,但他的行动每一次都表明他的妥协。

回到健龙卫队里的时候,副队长莫名其妙地嘲弄我和殿下的关系。
我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甚至向这个从小一起训练长大的兄弟伸出了剑。
我不想伤害他,但我无法容忍任何人在我面前亵渎殿下。
任何人都不行。

殿下有个小习惯,沐浴后束发都是由我来做的,当然,每天晨起早朝的束发打理也是我来,我也已经很习惯这样贴身的照顾他了。
镜子里映出我们的脸,重合的画面显得无比的亲密
殿下问我想不想离开皇宫,
我说不想,因为殿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听见我的答案之后,我看见殿下笑了。
其实,殿下不仅是个温柔的人,
他笑起来,也很好看,殿下是个英俊的男人。

明心亭的行刺事件是极度出乎意料的
但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来不及思考,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殿下的安全。
所以当那把刀飞过来的时候,
我的身体出于本能的挡在殿下身前。
其实我伤的不重,就是有点疼,
不过也并非不能忍受。
可是殿下为了我报仇时露出的痛苦焦急的神色,
那瞬间中刀的人倒像是他似的。

我的伤好的很快,
毕竟殿下给我用的都是宫内最好的伤药。
那一晚的记忆有些混乱,
不过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原来殿下也有如此脆弱如此需要我的一面。
他不总是那副君临天下泰然自若的模样,
他也会因为我而欣喜,感到快乐。
而我,拥有殿下,就拥有了全世界。

第二天,殿下在书房作画。
他温柔地笑着,问我想不想要一个像我的孩子。
我有些纳闷,因为我知道我和殿下之间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有孩子的。
我提出疑问,殿下却让我去和元朝来的和亲公主,也就是现在的王后同房,为他绵延子嗣。
我,当场拒绝了殿下。

认识殿下这十多年来,他从未责罚过我。
今次,他将我带去校场,让我拔剑与他较量,看看我的功夫究竟如何了,否则为何有勇气不听他的命令,拒绝他的要求。
一开始我不敢进攻,只能默默防守着殿下的刀,可是殿下很生气,他以为我是因为看不起他的武功才这么做的。
但其实根本不是,我不舍得冒一丝伤害他的风险。
见我节节败退,始终不还手,殿下用刀与我对峙,
他说,若你赢了,我便不再逼你。
我闻言只好用力进攻,使尽浑身解数,却还是被殿下狼狈地打倒在地。
他是我的师父,我怎么可能赢过他。
他用剑抵住我的脖子,沉声问道:你听不听我的命令?
我的眼神落在虚空里,但回答却是斩钉截铁的:
不。

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殿下。
我永远做不出背叛的事。

直到那天宫宴之上
我看见殿下带着满身的悲伤
坐在人群中孤独的弹唱着
周围的人们都带着笑意看着殿下
可我却觉得殿下的心在流血,
仿佛灵魂都已经不在了,
难言孤独落寞从殿下的指尖流泻出来
我鼻尖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殿下还在生我的气,不肯跟我说话。
我在寝殿外的池边跪了一整天,
他才出来见我。
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因为我开始明白为什么身为一国之君的他要在人群中孤独的弹唱,
为什么他要逼我去和王后同房绵延子嗣。
可是,我明白他的苦衷,却不能勉强自己的心意。
殿下,我心里的人是你,我不能听从你的命令。
我终于勇敢地说出了这番话,正当我被自己的大胆所震惊时,殿下竟轻轻的弯起嘴角,原谅了我。

和好之后,殿下还是像以前那样细心体贴地照顾着我,很多时候我都在心里暗暗觉得,我才是更幸福的那个人。

殿下偶尔还会检查我的琴艺,但说实话我的琴艺真的很差劲,因为我根本不会单独演奏。
每当殿下领着我一起演奏的时候,我才能很好的跟上曲调,奏出和谐流畅的旋律。
因为,音乐和心灵是相通的。
所以,只有和心上的那个人一起演奏,我才能人琴合一。
每次我望进殿下的眼睛,里面都盛满了足以让人溺毙的温柔。

那天,殿下又在书房作画。
我在一旁帮他研墨,笑问他在画什么。
他笔触细腻饱满,细心描绘着画面上骑着骏马奔腾的两个少年。
他说有天夜里梦见我和他一起在无边无际的辽东平原上驰骋射箭,潇洒恣意,纵横四海。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应,嘴角上扬的弧度就向殿下表明了我的心迹。
我觉得,这样很好。
天大地大,只有我和殿下。

关于行刺的调查,本不是我来负责,可副队长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我只好离开皇宫,前去继续调查。
离开皇宫大约一个月了,调查进行的有些慢,好在线索还未中断,继续追查总是有希望的。
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宫中的殿下,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在忙什么呢。
所以,当殿下穿着粗布麻衣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第一个担心的却是殿下的安危。
殿下问我累不累,让我明早就跟他回宫。我想了想最近的收获,大约罪魁祸首已经可以确定,便点头答应了殿下。
晚上当然是我们一起睡的,躺在简陋的地铺里。
我侧身朝着殿下,看着他英俊挺拔的侧脸弧度,意识逐渐模糊……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梦里我竟然为了王后要去杀了殿下,殿下却只是看着我温柔地笑着。
直到我歇斯底里地砍坏了殿下画的我们未来的生活,殿下才终于忍无可忍的给了我一脚。
我的心比我的身体痛一万倍。
更可怕的是,梦里的殿下被我杀死了。
我,亲手杀死了殿下,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不!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不可能!!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我的殿下,我的师父,我的爱人,我永无可能背叛。除了永远爱你,为你牺牲,我的人生没有第二种可能!

从梦里惊醒的时候,我看着身侧熟睡的殿下,他的侧脸依旧英俊挺拔,而我的眼泪终于决堤,争先恐后地涌出眼眶。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伤害殿下!
我宁愿死的是自己。
这么想着,我靠近殿下,伸手抱紧了他,紧紧贴着他的脖子,眼泪就这样落下来。
殿下,我爱你。

经不住我的纠缠念叨,殿下陪我来了辽东平原。
骑着骏马在风里驰骋,草长莺飞的季节,殿下拿起马上的箭矢,凌厉的双眼瞄准了远处的猎物。
我的眼中充满了殿下的身影,随他一起拉弓引弦,瞄准了移动着的猎物。
殿下明黄的衣袂在风里翻飞着,我从未见过比这更美的风景。
真好啊,这定格在时光里永恒的画面。
是我爱你,而你恰好也爱着我。

身上背负着的国家大义民族使命,未来也有我陪着殿下一起承担。
左右不过一句,生死与共。







小希~:

欢迎收看羽生结弦睁眼说瞎话节目。❤

妈呀太可爱了!!我超级喜欢他!!!

码!

苏玖_Yuzuru:

小草真的特别有才,扇子实在是太美了!
我们每个人都在用最熟悉与最擅长的方式,为他加油,为他应援。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希望某天,他能看到。
全世界最好的羽生结弦❤️
图cr.诺坎普里的一棵草


http://m.weibo.cn/1779910953/4094281985454317>诺坎普里的一棵草<

侵删

码码码!!!

羽弦结笙(羽弦):

我简直要炸了,牛已经火到这种程度了吗(要不要考虑做个羽生结弦衣服同款指甲)

【EVAK】I'll tell you a story (完结)

啊啊啊啊啊!
大大内心戏好棒啊!

此生悠然:

I'll tell you a story  (上)链接


我爬在男孩的身上,汗流浃背,急切喘息,情欲弥漫在滴答滴答流走的指针里,上帝你此时是什么表情?又是否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我已经变得更坏,变本加厉的坏。


我想要把世界弄得乱七八糟,只要这个是上帝不愿乐见的,我要让所有人都沉醉在美国队长和普京大帝的凄美爱情里,我已经不想让他们仅仅存在在我的电影里,我更想让他们出现在真实的世界里,我想要掀起一场巨大的改革战役。


我开始渴望变成罪大恶极的化身。


当初旁观着世上的一切,我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问题,不管是坏的,还是好的。


而我看清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后,则开始欲望横生,这一点我在看到男孩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了,我还为此大吃一惊。


我想要这个人,想要这个叫Isak的孩子。


想要他,想得发狂。


在这种念头的趋势下,我开始只考虑自己的问题,怎样才能在不友好的残酷的世界中走向光明,怎么样才能自救于千古不变的那些人伦义理。


如果上帝收回了你的善良,如果你的世界没有善待过你,你只有变得比他更加可怕和残酷,这样你就不会受伤。


这将是我作恶的起点。


我开始在罪恶的道路上大行其事大摇大摆。


我必须自信,必须亮眼,必须与众不同。


只有把以前刻意逃避的缺陷当成放荡不羁的优点,才能吸引那个男孩的目光让他为我着迷,心甘情愿掉入我的陷阱。


然后一辈子在我的囚牢里,一辈子在我的视线里,与我为伴,同生共死。


这种事想想就能让我心脏跳动的频率快于秒针的律动,痛却甘之如饴。


我想我疯了。


疯得理智什么的,都想让它们见鬼去了。


我只需要切实有效的办法,让那个男孩在最短的时间内属于我。


让他尽早的来到我的世界里。


我开始利用身边一切有效的资源,包括我早该远离不想再有交集的Sana,他毕竟参与了我一部分过去,而这一部分过去,是在黑河里永不会被洗净的污点。


可为了我不可告人的目的,我能更残忍的对待自己。


就算是撕裂以前的伤口也无所谓,那有什么难的?我又没有在过往真正的死去,我还在呼吸,还行走在流淌的无聊时间里。


不止是Sana,还有Sonja,我的女友,我有几次在男孩面前对她过分热情,我想她都甚至开始相信我变回去了,变成了那个深爱着她的男人。


而卑劣的我只是又一次的利用她的心,她的爱意。


她的全心全意和无悔付出全是我拿来试探男孩的道具。


就让我死后堕入最可怕的炼狱吧,这是我能偿还Sonja的唯一方式,虽然这么说很狡猾也很混蛋,可我无法给予她更多的东西。


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在走。


我没花多少精力就知道男孩的喜好,还可以很理性很认定的分析出他是Gay的几率几乎接近于百分之百,尽管他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


可我就是能看得见,能感觉得到,如果你好好的观察过他看我的眼神的话,你就会知道那双墨绿色的眸子里闪着的是怎样痴迷的光。


他在迷恋我,虽然我自认为我对他的迷恋更加深刻。


可是我自己心里很清楚,一开始我对男孩所谓的爱是有杂质的,不完全的,我和他的相遇和相识,都起源于我的私心,我想把一个太阳留在身边,这样呆在他旁边的我就不会被黑暗所彻底吞噬,我还能保有那一点点光明的东西。


所以一开始我并不是太在乎男孩的想法,我只想固执的让他跟随着我的脚步和我的任性就好。


我任性的把手中用过的废纸递给他还故作神秘。


我任性的用借口把他带回自己家和他近距离接触。


我任性的用女友撒了一个个的谎言,只为了能够找机会轻碰他的唇。


我任性的在他耳边说些男人间根本不可能说得出的暧昧的色情的话,只为了能看到他脸上不受自我控制的绯色神情。


我任性的把我们打扮成掌控世界万物的神祇,试图让自己遗忘掉自己的身份,试图创造出一对与Romeo和Juliet同样伟大的爱情守卫者,即使我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任性的在水中引诱他,亲吻他。


我任性的让男孩还来不及思考和挣扎就把他变成了同类。


我任性的在他狭小的公寓床上忘情的吻他,吻他的眼角,嘴唇还有舌,吻他的颈子,手背还有头发。


虔诚得一如他就是我的信仰。


本来一切水到渠成,完美得不能再完美。


我甚至已经对他开口把自己内心一部分的黑暗给摊在他的面前,一开始,混账的我确实是想让他来和我共同承担这些永恒的,孤独的,和美好一点都搭不上边的。


可看他一脸懵懂,两眼放光的望着我,嘴里说中宇宙无极的趣味性,我居然开始胆怯了。


我才意识到,我忘了,眼前这个我迷恋的人,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一个被我缠上的,可怜的孩子。


离开他公寓的那两天我想了很多问题,乱七八糟的,过去的现在的,Mikael的脸,Elias的脸,朋友的脸一张张的在我脑海中飘过去,直到最后,我看到的是Isak的笑脸,我最初看到的那一个笑脸。


然后我就知道了。


我配不上他。


配不上这个男孩。


他单纯的喜欢着我。


而我的喜欢,一开始就不单纯。


我发了疯似的想把自己身上一切烂掉的地方全部丢掉。


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用完美的表皮包裹着那些心上和精神上的溃烂,我就能骗自己和他是相配的。


我首先对Sonja坦白了,说我爱上一个同性,说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基佬,说我爱那个孩子爱那个孩子真的很爱那个孩子,我问她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从一开始我就搞砸了所有。结果她只是流着泪认为我这是发病的前兆。


好,我听话吃了我的专属药。


然后我在学校体育馆找到了Isak。


Isak说,他说我看上去很难过。


我当时告诉他,我说我不难过,一点都不难过。


可那时我内心已经在嚎啕大哭了。


我以为他只是个孩子,可是他观察力这么的厉害。


我也以为自己不难过的。


也或许是在难过里浸泡得麻木了,早就忘了难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我其实是不太想回忆起那天的事。


比起我自己在身上造成的伤,比起Mikael当时的拒绝,比起和朋友的决裂,Isak的那句——没有精神病在我身边,我感觉生活美好了很多。给我的冲击力更大,他几乎能够把我灵魂碾成粉末。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遭到了天大的报应,对爱抱有不纯目的的报应,让这段感情沾染上杂质的报应。


也是那一刻我才明白,在我和他的关系中,我自认为自己是这场感情中的主导者是多么可笑的一个认知。


Isak才是那个感情中捏着绳索的人。


我除了请求他不要放开之外,毫无反击之力。


那一天,我逃跑了,那一天,我清醒了,比起自己的生命,我竟然更加珍惜和看重男孩对我的感情。


原来一开始,我就把他放在了最高的那个位置。


所以本来想坦白的让他和我一起承担的那部分黑暗,变成了我到死都想守住的秘密。


可秘密总有暴露的时候,直到有一天,我可悲的在他面前褪去了所有的衣服,在他面前发了狂生了病。


我看到他绝望的眼神,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


我的生命,一切的一切,没有了他,世界上剩我一个,又有什么意思。


可这次我没有自杀,我只是把自杀这个字眼和自己放在了同等的地方。


和上次不同。


——————————————————————————————


Even从病床边起身,动作缓慢的为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急的病床上的小病患猛咳了几声。


“然后呢——你倒是快说啊。”


“——”


“Dr. Valtersen怎么做的?说说说——”


“他呀——”


“他怎么——”


“这水怎么这么烫?”


“你!!!——”


———————————————————————————————


那一天啊,他跑到了他初次见到我的地方,而我在那里早已经等了他几个小时。


我在等一个结果。


新生或是死亡。


而Isak,他包容了我,用他对于我来说不算高大的怀抱,用他紧紧贴着我的脸的脸颊。


一场冷雨中的耳鬓厮磨,让我感觉到无与伦比的温暖。


一句“你不是一个人”让我卸下了伪装,在他面前学会了懦弱。


———————————————————————————————


“真不敢相信,你口中通情达理的Isak真的会是那个Dr. Valtersen吗?”


“他在我面前,当然和在你们面前不一样,不然,怎么体现得出我的地位?”


Even把水杯放在桌上,一脸的得意,幼稚得不像个近三十岁的男人。


“看把你美的。”


“所以说——你现在后悔自杀这件事了吗?小家伙。”


“那你后悔过吗?”


“我现在活着,就不后悔,我想我该感谢Mikael让我认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我才能在遇到Isak的时候,没有过多的挣扎导致我和他有可能的错身而过,当然,只是不后悔那一次,我是打死也不再会有那种念头了。”


“我不知道我后不后悔——但,你们的故事很不错——”


“嗯,我想比起任何一种自杀方式伴随着尸体的排泄物,还是那些快感的液体更加美好吧——活下去,你才有机会遇到属于你的Dr. Valtersen,小鬼。”


————————————————————————————————


我们很努力的活着。


在生活的道路上比绝大多数的人更加的小心而行,甚至步步为营。


我为什么会爱一个男孩爱到难以自拔。


因为他看得到我隐藏在呼吸中的悲伤,他能读懂我在笑容下的彷徨。


Isak啊——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我。


我仍然记得,在我和昔日的好友那一场突如其来的久别重逢的Party上时,Isak是怎么保护我的。


那么瘦那么可爱的男孩——为了我使用了暴力,他打了Mikael,然后自己也挂了彩。


在那之前我曾对他坦诚相告,说了那一段有关Mikael的过往,他当时只是沉默着什么都没有说。


然后那一天,在医务室,他青肿着眼睛,嘴角流着鲜血抱着我哭得无比凄惨。


我知道的Isak。


你并不是你的兄弟所认为的吃醋了。


你只是不能原谅伤害过我的人。


尤其我过去表现得确实就像为了Mikael而自杀。


你在为了我而心痛。


嘿,宝贝,冷静点,过去怎样根本无所谓,我好好的在这里——虽然我很想这样说。


但我其实很受用啊Isak。


我享受着所有一切你对我的好。


如果你有一天改变主意了想离开我。


那请你一定先把我杀了,不要告诉我那些我惧怕听到的话。


我们很努力的活着。


比很多人更加的努力。


我们认真的感受着每一瞬风吹的味道,听着每一片雪落的声音。


去发现世上所有一切潜藏着的美丽和真理。


所以我经常把一朵朵的小黄花戴在Isak的头上,尽管他很反对也坚决抗议过,不过还是抵不过我的请求,我除了会请求他每一天多爱我一些,其他的,我真的很少会这样做。


我知道那些花的意义,那是我想赋予Isak的一切世间美好的东西。


是属于我自己内心的东西。


我们很努力的活着。


在必须死之前,非常的努力生活着。


生活就是我们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听着喜欢的音乐。


生活就是我在窗边看着漂浮的云,Isak在身后拥抱住我的温度。


生活就是我们在大风大雨里共撑着一把伞,我的左肩和他的右肩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生活就是我乱丢乱放的衣物。


生活是我歪曲扭斜的字迹,在一点点的刻画我们未来的模样。


生活是Isak说过的——Life is now。


我的生活,他是一个名字,他叫Isak Valtersen。


我的生活,就是努力的爱他,永远的爱他。


我爱Isak,因为有了他,我才没有变成上帝希望我变成的那种混蛋,生命越是不公平,我们越要抗争到底。


——————————————————————————————————


Isak一身白大褂,一副黑框眼镜,手中拿着医疗用具,正从门口穿进Even所在的病房。


他语气很不好,对着病床上的那个小孩。


“起来,打针,吃药!”


小孩一脸委屈的看了看Even,Even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Dr. Valtersen,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


“我为什么要对你凶?好问题,你自己说说看——我为什么不要对一个自杀的小孩凶?”


Isak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面前的孩子。


“我痛恨的,就是自杀的人和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了。”


小孩嘴一瘪,就像要哭出声。


“但——我更痛恨那些让你们产生这种念头的人。”


Isak嘴上很凶,但处理小孩伤口的时候却温柔得像个天使。


直到他离开的背影消失,小孩才反应过来。


“Even哥哥——”


“嗯——”


“Dr. Valtersen真的很爱你啊——”


“嗯——”


“我像你活了下来,也能像你遇到Dr. Valtersen吗?”


“嗯——”


“我可以喜欢Dr. Valtersen吗?”


“嗯——嗯?NO,当然不行,臭小鬼,他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就乖乖的等着你的那一个唯一出现吧。”


………………


“嘿,Babe,等等我——”


“你别打扰我工作。”


“我没有啊,我把那个小男孩送你的饼干拿来给你而已啊。”


“啊——这是我的饼干,你他妈就留了一块!Fuck!!你该赔我。”


“我嘴里还有半块,要吗?要吗要吗?”


“去死——”


“——”


“你的剧本今天不是要开机了?”


“啊——Skam,我们的故事啊。”


“你准备好向世界宣战了吗?”


“当然,Isak,Skam得奖那天,我必然在颁奖典礼上,在全世界的面前狠狠的吻你,爱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对错,只是心动,心动而已——”


“就让上帝看看,什么是两个男人间的“羞耻”吧。”


———————————————————————————————————


 


我们努力的活着。


我们可能不能改变世界,我们的世界也可能不会变得更好。


但我们永远都是其中的一员。


——


我们努力的活着!


爱与被爱——


无关疾病——


无关性别——




码字码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能怪我这么晚发啊,我们这里下暴雨受灾了,停电三天,我手机都是刚刚才充好电的T_T


 

真的超级好听呢❤️
除了A thousand years就只喜欢这一首歌啦。

蓦然回首:

翻译成中文就是《折翼之鸟》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就很喜欢,不仅仅是因为《暮光之城》动人的爱情。仿佛这首歌带着我回到了小时候充满阳光的午后,静静地看着飞扬在夕阳中尘埃,安静,无人打扰的状态。

第二次听这首歌是在观看《暮光之城4》贝拉和爱德华婚礼上,唯美、满树满眼都是白色垂下的花朵,一簇簇仿佛开满了心灵的所有角落。

#He is a virgin#

想糟蹋99年甜塔的算我一个🙋

这里97年的老阿姨
也是还是个virgin🙈

😘😘😘😘😘😘

从120到100的人生是完全不一样的吗?

于是停在112的人心真的很累
平台期如何度过。

吃得再少一点
再少一点
动的多一点。

新屏保美到不行❤️

喜欢是放肆
但爱是克制❤️

日出【EVAK】

❤️❤️❤️❤️

salt:

 ——我喜欢这命中注定的相遇。


 


isak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阴暗过,尤其是当even轻描淡写地说“I tried but failed”的时候,所有恶毒的想法全部都冒了出来。


为什么受伤的不是你们呢?


为什么受折磨的不是你们呢?


为什么去死的不是你们呢?


他气得浑身都在发颤,连眼角都是因为激怒而涨成几乎撕裂的猩红。


才刚刚18岁的even,只有一个人迷茫和痛苦的even,被朋友疏远的even,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的even,被灌输自己是罪恶的even,试图……自杀的even。


经历这些事情的每一个都是站在他面前的even!


 


Isak抬起头来,看到的是露出两颗小虎牙一直对着他微笑的even,滚烫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笑你麻痹!


Isak一脚踢了过去。那一脚他用了极大的力气,就踢在小腿骨上,疼得even差点跪下去。


“还挺牛逼啊!才多大啊你就不想活了!这么能耐给你颁个最佳勇气奖要不要啊?”


Even痛得哆哆嗦嗦,幸好手臂长,一下就把isak捞进了自己怀里。Isak还在他怀里扑腾,他只好用了一点力气箍紧,在他耳尖上亲一下:“别动,我疼。”


Isak这才安静下来,双手伸上去牢牢地抱住了even的后背,脸埋到他颈窝里。那里的血管缓慢而又坚定跳动着,温暖得不可思议。Isak一下子哭了出来。


“你这个混蛋!”他一边哭一边指控。


“我是我是。”even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男孩的脊背,慢慢地哄他。他感受到对方剧烈地颤抖着,滚烫的泪水贴到了自己的皮肤上,几乎要把自己灼伤。Even牢牢地把手臂圈起来,用可怕的力道紧紧抱住了isak。


——我很抱歉,宝贝。


那巨大的力道卡得isak骨骼都隐隐发痛,但他却甘之如饴。


——你现在还抱着我不是吗?


 


Isak一直都很不安,抱着even哭得眼睛都差点肿起来。满脑子都是even说的自杀未遂。


——在不曾相遇的平行时空里,我差点永远失去了你。


Isak心头一直都是这个可怕的想法,本来快要收回去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even的手掌一下又一下地拍在他的脊背上,小声哄他:“我已经没事儿了。真的。我现在可好了。”他偏过头亲了亲isak的脸颊,“我现在好好地在你身边呢!”


他终于把isak慢慢哄好。抹掉了眼泪的眼眶还是酸涩的,鼻尖泛着委屈的粉红色。Even着迷的用鼻子蹭了蹭他。


“那我们现在回家了。”


“眼睛疼……”


“回去敷一敷。”even低下头仔仔细细地观察着isak的眼睛,“哭太久了。”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一转弯就遇到了气球团的男孩们。显然他们也没有料想到这种情况。


尴尬地站了两秒钟后,对面有人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hallo,even。”声音顿了顿才再次响起来,“这是你的………”


“男朋友。”isak牵在自己手上的力道显然加大,even用更大的力道握回去。对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even率先出了声,“抱歉,我们要走了。”


他面无表情地牵着isak从他们身边绕过去。


 


人群中mikael那张脸格外显眼,isak跟在even身边走了两步,突然猛地甩开了even的手,冲着那张脸一拳挥了上去。


那一拳打得猝不及防,mikael一下子就被打蒙了,猩红的血液从鼻子里缓缓流了下来。他目瞪口呆了一秒钟,不可思议地看着isak。


“操。”


Elias率先反应过来,一步跨上去拦到mikeal的身前,挺着胸膛去撞击isak。Isak被撞得后退了一步,索性一脚就踢了过去。Isak迅速和他们扭打在了一起。


 


Even愣了一秒钟才冲上前去。不能让他们打到isak,但也不想对他们动手。


even拦着elias的拳头,却冷不丁听到isak一声小小的痛呼。


是mikeal一拳打在了isak的眼睛上,isak一下子捂住了眼睛,另一只手还是不忘记招呼过去。even一把拽过isak来看。Isak一手捂着眼睛,一手被even拽着,还是瞪着他们一字一句地骂:“王、八、蛋。”


Even把isak捂在眼睛上的手拿下来去看他的伤势。Isak的眼窝青紫了一大块,本来就干疼的眼眶似乎都轻微的破裂,连眼球都有一点充血。


“我操你妈。”even想都没想转身就一脚踹了过去。那一脚正正踹在mikeal腹部,让他痛的一下子弯了腰。


even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站稳,他牢牢地握着isak的手把他护到自己的身后。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此刻全部都是溢出来的戾气,森冷的声音好像是从牙缝里逼出来一般。


“你们全部都给我,滚远一点!”


 


冰块包到毛巾里面,敷到脸上还是冻得一哆嗦。因为过了一段时间,那圈青紫都泛出带着淤血的暗红,看起来触目惊心。


Even心疼地不得了,修长的指腹沾了化瘀的药膏慢慢地抹到眼周,还要小心不碰到他的眼睛里。


从路上到家里,isak一直都沉默着。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


Even碰在isak脸上的手指慢慢的颤抖起来。


“isak,我又让你受伤了……我让你受伤了……怎么办呢……我害isak受伤了……”


even像个小孩子一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手指握成拳头拘谨地放到膝盖上,完全不知所措的模样。


Isak突然握住了他的手,强迫他的手指打开来,和自己的手指紧紧交握。从骨节到皮肤都牢牢紧贴,几乎连指纹都要融合到一起。


“你没有伤害我。你教训了伤害我的人!我不是因为你受伤的。”


手上传来的温度和力度真实的不可思议,耳边是isak坚定而温柔的声音:“你保护了我,even。”


Even渐渐平静下来,isak眼睛上一圈可怕的乌青,他想摸一摸又怕弄痛了isak,最终还是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疼吗?”


Isak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一点。”说完又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很难看?”


Even“嗤”地一下笑了出来,软软的嘴唇贴到isak额头上亲了一下:“帅气逼人!”


 


晚上睡觉的时候,isak犹豫了很久,还是把问题提了出来。


“不要知道。”Isak,不要听!Even海洋一般的眼睛里全都是不安的蓝色碧浪。


——不要让那么丑陋的我完全暴露在你面前好不好?


“我想听,even。”Isak的双手捧到他脸上来,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牢牢锁住了他,让他几乎无处可逃,“关于你自杀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想知道。”


Isak凑上去吻在他不安的眼睛上,虔诚而又温柔:“You know I love you.”


“告诉我,even。”


——我想要知道你的每一个伤口,每一个疮疤,每一个阴暗而痛苦的角落。


——我想要你知道你的一切。


——Whatever happened,I’ll save you back.


 


“医生给我开的药。我不小心多吃了一点。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别想了,恩?”


——Isak我没有骗你,我再也不会骗你了。


——只是那些事情太可怕了,isak。它们差点就让我错过了你。


——你叫我怎么敢说给你听?


 


他是怎么样把一板又一板的胶囊全都剥出来,怎样吃一颗数一颗,怎样吃掉了几乎一个月的药量,整整二十八粒的百优解。


他是怎样脑袋清醒地指挥着自己重复吞咽的动作,怎样脑袋清醒地把自己送往死亡。


这些事情他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从今以后它们不再有留在记忆里的需要。


——我的记忆里从此只想有你。


 


Even拍了拍isak的脑袋,故作轻松:“但是我现在已经很乖了。我不会再乱吃药了。你看我……”


even被isak骤然爆发出来的哭声打断。他的男孩死死地搂着他,哭得像一个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小孩。


“你要我怎样不去责怪他们?我只要一想到你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我就恨不得把他们全部都杀掉!”


“他们有没有想过被各种理由伤害着的你,也会是别人捧在心头的珍宝?”


“有没有想有人会很心疼?”


“我那么那么心疼的你……你的过去……”


“我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你承受的那些东西……”


“even,你一个人在黑暗里挣扎的时候,到底该有多害怕。”


 


Even颤抖着把他的男孩紧紧的抱起来,恨不得就此把他揉到身体里面去。


“我已经没事了!宝宝!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在你身边呢!”even眼眶都是湿的,他拼命地安慰着怀里的男孩,“我以后都会乖乖地在你身边的!”


“不要哭了,宝宝。”


Isak像一只章鱼一样紧紧缠在了他的身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Even的声音越是温柔,越是轻描淡写地安慰着,他就越是想哭。


他差一点点就失去这样一个紧紧和拥抱着自己的even。


 


自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目光飘忽时遇不到茫茫人群中的一眼惊鸿。


意味着你不会看到抽光所有纸巾的英俊男子。


意味着你不会有在公交车上抬起头的怦然心动。


意味着你的人生里没有nas。


意味着你没有水下的初吻。


意味着你无法感受到“you had me at hallo”的心跳。


意味着你没有在厨房看到他为你做早餐的惊喜。


意味着你不会在高高的酒店套房里纵情欢爱。


意味着你的人生里没有小汉堡和特拉斯。


意味着你不会有跑了3.2公里去拯救爱人的迫不及待。


意味着没有人跟你说“I was there to meet you”。


 
 意味着你回忆起十七岁的人生来发现它一片空白。


意味着你isak的人生里从来不曾有even出现。


意味着从你的十七岁直到死亡都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意味着你的人生不管有多么精彩都跟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意味着此生你都不可能牵住他温暖的手掌。


意味着不管有多少个平行时空你都不可能有和他相遇的机会。


意味着没有even。


   


我要怎么去想象没有你的人生?


Isak只想把他的爱人抱得更紧。


 


房间里的哭泣声音慢慢低下去,小声说话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


Even和isak拥抱着睡着了。


身体的每一处都紧紧贴合起来,就好像缠绕在一起的莲藕根茎,天生就该如此亲密无间地贴合,如论如何都不会分离的模样。


 


睡醒了,天就亮了啊❤


 


——I believe I am in Hell,therefore I am.


——How could you be in Hell when you are in my heart.